手机不会让我们减少阅读和社交

现在很多人都是手机不离手的低头族,于是有很多专家担心,说手机让我们减少了阅读和社交,会变成信息技术的奴隶。最近大象公会有篇文章说,其实历史上每次出现新媒介,都会重构我们的社交和阅读,而且也总有声音认为,新媒介不是件好事。

比如一个人安静地读书,就曾被认为是种反社会行为。为什么呢?因为在欧洲出现印刷术之前,书很少,大家读书都是聚到一块儿大声诵读,那是个很有仪式感的集体活动。等到书籍大量印刷之后,读书成了个人行为,人们都捧着书低头看,和今天低头玩手机没什么区别。当时的权威人士们痛心疾首,认为印刷术让文明沦丧了。其实,正是因为书多了,更多的人开始养成阅读习惯,知识也更加普及了。

现在的智能手机也一样,手机好像制造了很多碎片化信息,让人变得肤浅了。但其实,深度的内容并没有消失,想看照样能看,反倒是“轻内容”和“浅阅读”的出现,让很多不爱阅读的人开始阅读了。而且,手机不但没有减少年轻人的社交,反而大大增加了他们的社交,兴趣爱好和价值观相同的人,都可以成为虚拟的朋友。

那为什么每次新技术的出现,总有那么多担心的声音呢?英国有个著名的科幻小说家做了总结,他说,大部分人面对科技,都有这么三条定律:第一,所有在我出生时已经有的科技,都是正常世界的一部分;二,所有在我青少年时期诞生的科技,都是改变世界的力量;三,所有在我35岁以后诞生的科技,都是对文明的威胁和挑战。

所以你看,每次技术革命,都是对传统和权威的颠覆,也总有人会担心:技术革命恐怕不是件好事。

首页社会